阿琰

让我站一周巍面先啊啊啊啊啊啊

如何迅速杀死一个爆热话题!

答:制造一个更有爆点的话题:)

今早H大BBS上一条#校草田天之后,计院院草沙白白也被爆出是独身主义,H大是不是风水有问题#的帖子一路飘红,几小时内楼层就被盖到了2k+!

少女们的哭嚎充斥了整个论坛。

当事人沙白白接到室友的电话后去看了眼帖子,看到这么个题目,瞬间被惊了一下,赶紧摸了摸一旁“被独身主义”的田校草白嫩瘦削的腰压了压惊。

他左手顺着田校草的腰往下摸,右手快速的选了张不太过分的合照发到了票圈……

【伞修】夫妻档什么的最讨厌了!(一)

第一章 他就是苏沐秋,我不会认错的!(上)

防雷:

1、因为个人原因,我对一些原著中可能是作者故意含而不露的地方,基于不违背原著的原则进行了补充说明。

2、为了加快剧情的发展,我加了几个原创人物,但大多数都是活在剧情衔接里,也就是说这些人活在叙述里,没机会出场。当然,也可能写着写着我就想给谁谁谁几个镜头了。每章出场的关于原创人物,我觉得有必要的,我会在文末做解释,我没有提的看文的小可爱有什么意见也可以在评论区里提。

 

说明:

设定不加之前字数少的可以忽略不计的引子是3章,番外(如果有的话)会有一辆小破车,写他俩失败的第一次和终于进去♂了的第二次。我实在忍不住想剧透Ծ‸Ծ,就是他俩第一次伞哥说在下面很疼我舍不得你在下面,你来上我吧,然后成功见红了,叶修丢下已经脱光光趴在床上的伞哥跑下去买药,这是上;

然后伞哥脑内复盘之后又去恶补了各种中外大♂片♂,然后勾引老叶进行第二次尝试,老叶说第一次的印象太惨痛,还是你来上我吧,正好我懒得动,然后伞哥把他干了个通透,这是下,完结。

不能接受剧情的不要点,上(如果有的话)我会只打修伞tag,想看的直接点我主页。

 

摘要:

“即便我没有关于你的记忆,但是在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那种镌刻在灵魂里的熟悉感是没有办法被抹除掉的。”

 

正文:


“沐橙,你终于回来了,”苏沐橙刚下车就看到正在网吧门口等她的陈果和唐柔,陈果快步跑上前给了苏沐橙一个大大的拥抱。

 

方锐跟在后面,手里拖着两个行李箱,抱怨了一句“老板娘你就只欢迎沐橙吗?那我呢,你都不想我的吗?我也要抱抱。”

 

陈果正拉着苏沐橙的手,问她累不累、在国外有没有什么不习惯啊、晚上想吃什么啊,听了方锐的话回头看了他一眼,无奈地笑了笑说:“方锐大大也辛苦了,晚上给你们办庆功宴,想吃什么随便点,战队报销!”

 

“诶,叶修呢?他没回来吗?”站在一旁偷笑的唐柔问道。

 

这次世邀赛,中国队众人在苏黎世待了半个多月,得冠之后,又是闭幕式,又是选手交流会的又耽搁了将近一周。等到终于回国的时候,眼看着夏休期都要结束了。众人在世邀赛中又都见识了不少新打法,所以一回国,基本上就都径直回各自战队复盘了。 

 

叶修在世邀赛之前就给联盟递了退役申请,还是让苏沐橙给他代的笔,写的情深意切,感天动地,让冯主席看了之后有一种他要是不让叶修退役就是拆散董永(叶修)和七仙女(叶爸叶妈)的王母娘娘,就是专门作恶的皇后娘娘和容嬷嬷,就是……(作者废话太多后面已为看文的小可爱们屏蔽)

 

冯主席飞速吞了一把速效救心丸,就打算一个签名把这个祸害了联盟十年的熊孩子传送回家,正高兴自己的心脏终于能安稳几年了的时候,国家竞技总局的一个电话成功的打碎了他美好的幻想。于是叶修的退役申请就被一口恶气怒上心头的冯主席塞进了碎纸机。

 

竞技总局对于这次的世邀赛非常上心。其实从几年前,竞技总局就开始讨论关于将游戏竞技加入果加(谐音防屏蔽)体育赛事和成立相关的见关不门(谐音防屏蔽)的提案了,但是电竞行业毕竟还是一个新生势力,即便荣耀联赛已经异常火爆的今天,职业选手在社会上都还是经常遭受到一些歧视和质疑,更何况是在被一群老家伙把持着的正直(谐音防屏蔽)局里。

 

这项提案在肠胃(谐音防屏蔽)会上屡屡被毙,就是因为一直缺少一个强有力的推手。而这次的世邀赛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契机,任何的比赛一旦被提到世界层面就必然会涉及到果加(谐音防屏蔽)脸面,竞技比赛一旦被赋予了这种正直(谐音防屏蔽)含义,新部门的成立自然就是势在必行了。

 

这次世邀赛的输赢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这个新部门能得到的资源倾斜和在竞技总局里的话语权,所以这次的出赛名单是几经讨论之下,经历了非常严格的审核才最终确定下来的,挑选的都是本职业中公认的实力最强的选手。

 

世邀赛名单中确定的最早的是领队的人选。竞技总局的负责人在一开始就锁定了全职业精通、有“荣耀教科书”之称的叶修。但是还没来得及联系上人就被一个“叶神退役”的消息砸蒙了。这位负责人也是个荣耀的狂热粉,抱着对游戏深沉的爱进了竞技总局想着要为荣耀女神尽一份力,没想到他这才进了总局,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家的人脉关系和正直(谐音防屏蔽)力量,好几年没通过的提案就通过了,他是又高兴又失落。

 

这次世邀赛的筹备工作其实是块烫手山芋,毕竟是第一次,也没有可参考的模板,工作又多又杂,说不定哪里就出个大乱子,还不容易出彩,也是因为负责人一直定不下来,联系选手和对外公布的事情才一直拖,最后早就瞄上的领队都退役了,他们内部还在互相推。

 

本来以他的资历是没资格接这种国际赛事筹办的,但是推来推去有资格的都不愿意冒这个风险,只有他毛遂自荐,于是这个公认的“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就落到了他头上。因为这件事他还被老姐狠狠的教育了一顿。

 

也许他的确是没有“政治头脑”,但他只是想为自己所热爱的“荣耀”做一点点事情,那是他们无数人为之付出热血和青春的荣耀啊!他没有叶家老大那样的勇气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离家出走,也没有成为职业级人物的天分和头脑,但起码在他力所能力的范围内,他也想要为自己从不敢诉诸于口的梦想做一点什么。他打定主意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筹备好比赛,让各位大神们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安心打比赛,所以领队的人选自然不能退而求其次。

 

他们家跟叶家在一个大院,有些消息自然比外面灵敏,他很清楚到了退役年龄状态下滑什么的都是鬼扯,主要原因还是在叶老。其实能放任叶修在外面打了十年游戏,叶老已经算是很开明了,但是叶修马上也要到而立之年了,已经是时候承担起他自己的责任,承担起叶家了。

 

秦启明清楚自己的分量是没资格跟叶老商量他儿子的人生规划的,找他老爹也不可行,这次他接了这个差事,他老爹没抽死他就是好的了,更何况叶老是出了名的固执,他爹的面子也不一定有用。当年嘉世的事情已经是叶老的最后通牒了,要说有谁能劝得了叶老,那只能是穆家老爷子了。最后秦启明还是厚着脸皮去找了前几天才把自己从头数落到脚的大姐秦启微。

 

大院里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只有秦家和叶家例外,叶家的一对长得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的却性格迥异的双生子不必说,秦家姐弟其实也是双生,只是长得并不相似罢了。秦家姑娘在整个大院都是拔尖的,刚成年就有好几家打她的注意,只是她自己都没意思,谁都没想到最后居然订给了比她小十岁的穆家小孩。按理说穆家就算是正直(谐音防屏蔽)联姻也不应该给儿子找个大这么多的,更何况穆家对这个独生子可是看得跟眼珠子似的,疼宠着呢。

 

穆家也是心里苦啊,穆家就这么一个独生子,穆家老爷子和老太太还都是宠起孩子来没边的性子,恨不得把月亮都摘下来给他,儿媳妇当然也得挑顶好的。但是坏就坏在穆秋有社交障碍,因为不常出门连大院里人都只以为是穆家两口子把孩子宠得长不大的样子,其实是他只能忍受父母,所以见了别人都恨不得能藏到土里去。穆家之所以大出血也要定下这个儿媳妇,就是因为穆秋居然愿意让秦启微跟他坐在一起!当时两家说好等穆秋一成年就给两人订婚,但是没想到穆秋居然在18岁生日的时候跟穆老爷子出了柜。

 

穆秋只是无法与陌生人交往,智力却完全没问题甚至还高于同龄人,穆老爷子当时被吓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但是他又不敢骂穆秋,只能自己大晚上围着大院跑圈。穆家好不容易求来的亲事就这样告了吹,因为穆秋的病情不稳定所以婚约的事情明面上只有秦穆两家自己知道,所以秦家虽然也觉得有点没面子但是也算是有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会是这种原因罢了。只是委屈了秦启微等了整整十年,最好的青春也都蹉跎了过去,穆家就这样欠了秦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秦启微虽然嘴上说弟弟没头脑,但是既然接都接了,肯定要尽可能地把事情办的漂亮点,她能帮的自然不会犹豫,于是她又把人骂了一顿之后还是亲自登门去拜访了穆老爷子。


“那事情就拜托您了,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诶,启微你可别这样说,这叶家小子去做领队那是为国争光的事儿,叶老头这爱国积极分子一听能为国争光肯定二话不说就把叶修给扔过去。”穆老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又说到“而且我们穆家亏欠了你,我老头子亏欠了你啊,能给你帮点儿忙,我心里还能舒服点。”

 

“当年的婚约也是我点过头的,没什么亏欠不亏欠的,您怎么又提起这茬来了”,秦启微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然后转了话头问道“怎么没见小秋啊?”

 

“哎,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个事,”穆老爷子居然挠了挠头,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嘴角却是压不住的笑意。

 

秦启微看到他的神色有些怔愣,她多少年没见过穆老爷子这么开怀的样子了,穆老爷子因为穆秋的病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她每次见他总是看他皱着眉。

 

“什么事儿这么开心,是穆秋的病找到法子了?”

 

“哎,启微就是聪明。差不多,不过比这还好一些,”穆老爷子把手背到身后,努力凹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到“我家小秋大好了。”


我新码的热气腾腾的第一章丢了,估计今天是发不出来了,下次再也不图方便用手机码字了,太坑了-_-

(给个甜图,请发挥你的想象力吧骚年)
(是动图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动O_o)

『伞修』夫妻档什么的最讨厌了!(楔子)

1,甜文全程发糖,he不解释
2,伞哥重生设定
3,可能有其他cp出没
4,可能有私设,也可能ooc,笔下人即心中人-O-

“苏沐秋!”

叶修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冷汗从额头一直淌到脖子,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刚从噩梦中惊醒,双眼还有些茫然。他木然的坐了一会儿,等着那些狰狞的画面从脑海里消散,等着那个稚嫩却璀璨的轮廓重新模糊,他抬起右手揉了揉眉心,看了眼床头的闹钟――3:25。

他深吸了口气,又躺了下来。

又是这个梦,苏沐秋你要给我托梦,就不能好好跟我聊会儿天吗?是不是嫉妒哥拿了世界冠军心里不平衡啊,老是那个车祸的画面,你还有没有点儿新套路了。我说沐秋,你要是嫉妒你就回来啊,趁着我还能打,咱们再创它个记录“联盟第一搭档――战法神枪”,听起来多帅啊,沐秋你说是吧?

苏沐秋,我跟你说,昨天英国那个女队长跟我表白了,还说只要我点头她就跟我回中国,你看人家那气势,那果断,哪像你啊,搞什么暗恋,你别以为哥不知道,你大半夜爬起来偷偷摸摸的亲我,还敢摸我屁股。

诶,苏沐秋,我说,你跟谁学得啊,不喜欢软乎乎的妹子,非要喜欢哥个硬梆梆的大老爷们。

喂,苏沐秋,哥有点想你了。

苏沐秋,你要是能回来多好啊……